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趙晨
  上月30日中午,華南師範大學增城學院(以下簡稱華師增院)大三學生羅桂彬在宿舍內猝死。昨日,記者接到報料前往該校,看到出事的宿舍已全部搬空。在記者離開前,相關宿舍樓樓下一直有保安把守,防止學生以外的人員靠近。目前,小彬的死亡原因未明。校方和死者家屬在進一步溝通,有關部門已介入協調處理。
  事件回放:
  在宿舍上網玩游戲猝死
  小彬是華師增院計算機系2011級信息管理與信息統一班的學生,大一時曾擔任班長,住學生宿舍15幢503房。
  據校方調查,上月30日下午1時54分,小彬在宿舍上網玩游戲的時候,突然暈倒並抽搐,嘴唇發黑。室友阿威立刻撥打120急救電話,另外三名同學採取人工呼吸、按壓心臟等方式進行急救。
  蘿崗區紅十字會醫院的醫護人員在15分鐘內趕到事發宿舍,併進行搶救。醫生在3時18分宣佈小彬搶救無效死亡。經法醫鑒定,小彬屬於猝死。
  同宿舍的同學說,小彬近期比較晚睡,上月28日、29日玩游戲到凌晨3時才睡。上月30日凌晨1時小彬上了床,但到凌晨3時左右仍在用手機看小說。在意外發生前一個小時,同宿舍的同學見到小彬在校道上邊走邊喝酸奶。
  家屬:醫務室沒醫生值班
  小彬的哥哥說,小彬身體十分健康,家族也沒有遺傳病。小彬在家只是偶爾打打游戲,並不沉迷網絡,更沒有抽煙、喝酒的不良嗜好,小彬猝死讓家人難以接受。
  說到搶救小彬的過程,小彬的姑父巫先生感到十分不解。據他所知,小彬暈倒後,同宿舍有部分同學實施搶救、撥打120,另有同學跑去離宿舍不遠的校醫務室求救。“當時醫務室沒醫生值班,叫一個在場的人來,他不肯來,說自己不會搶救。”巫先生認為,如果在最初幾分鐘的寶貴時間內實施了正確的搶救,小彬說不定能活下來。“他媽媽現在不吃不喝,傷心得連路都走不了。”小彬的父親也因傷心過度感到身體不適。
  還讓小彬家人費解的,就是無法調看監控錄像。小彬的家人趕到學校後,曾要求學校播放小彬宿舍樓下、學校大門的監控錄像以查看救護車到達的時間,校方以各種理由拒絕。
  校方:已交當地維穩辦處理
  昨日下午2時許,記者來到小彬的宿舍,室內已空無一人,桌面及地板一片狼藉。小彬的桌子上放著編程課本和方便面,旁邊還有一些被鋪。
  隨後,記者見到華師增院學生處張秋艷處長。張秋艷說,小彬同宿舍的學生已全部搬至別處。校方對於家長的心情可以理解,“即使是發脾氣也可以理解,這事放誰身上都會急”。張秋艷表示,如果校方有責任,就一定會擔當,沒責任也要進行慰問,“畢竟是我們的學生”。
  關於家屬提出的醫務室問題,張秋艷表示,自己沒有獲得第一手資料,不知是否屬實。同時,醫務室並不屬於學校,而是合作單位(學校與附近的紅十字會醫院合作)。事發後,醫院也對醫務室進行了調查:學生去醫務室求救時,醫生確實不在辦公室,學生們找到負責收費的人要求其上宿舍救人,那人卻要求學生們把小彬抬到醫務室。“之前有學生在宿舍肚子疼,醫務室的醫生也不願意出診,我們都投訴過他們好幾次了。”張秋艷說。
  至於無法調看監控錄像,張秋艷解釋,學校的設備最近進行升級,“出了此事之後,保衛處處長才知道學校大門的攝像頭壞了。”
  張秋艷不願透露校方“慰問金”的金額,只告訴記者,目前一切已交給當地維穩辦處理。
  (報料人陳先生,三等獎100元)
  趙晨  (原標題:華師增院大三男生猝死電腦前)
創作者介紹

地板打腊

oa50oask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